500彩时时彩平台 -- 正文

最懂我的可能就是这头荷兰猪了

原标题:最懂我的可能就是这头荷兰猪了

(猪眼看世界第42期)

转眼养猪已经三年了,突然发现自己的地位也是逐年提高。以前作为铲屎官兢兢业业的伺候着猪主子,如今猪主子放下身段摇身一变成了猪儿子。

这三年时光真心是把我和猪猪之间的那根弦越上越紧,相互之间也越来越了解。

展开全文

我也是这几天才注意到,每回我和小豚争吵说话声大的时候,翠花和二胖就会双双尖叫起来。那尖叫声直接把争吵声淹没,两人只好歇战,赶紧找黄瓜伺候两猪娃。你说哪有两口子吵架到半途去找黄瓜的,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吵架了。

自己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放两猪娃出来玩,那家伙就像是专门来讨喜的一样,在我面前不停的爆米花跳。我也会拿点东西打赏下他们,一打赏两猪娃的尬舞跳的更带感了。

猪猪眼中的爆米花跳

(养眼福利)

我眼中的他们

自己心情差的时候,也会找他们。他们似乎能看懂我的不开心,就一直在笼子里咕咕叫,来来回回的走着,仿佛是见我不开心,他们很着急的样子。

因为在备孕期,小豚不要我抱猪娃,但我忍不住有时还是会抱抱翠花。每回抱她都会给她吹空调扇,刚开始她还一副对空调扇很感兴趣的样子。习以为常之后,翠花会在我怀里给自己找个葛优瘫的好位子静静的享受。

抱猪娃的时候,如果他们要上厕所都会表现出来。翠花会表现想走的样子,开始挠人。就连屎尿随性的二胖在我怀里要上厕所的时候都会用牙嗑我的手,示意他要上厕所了。

两猪娃上完厕所,每次都看看我。看我没有再抱他们的意思,也就各顾各的忙去了。

小豚常说在他考研期间,让我把两猪娃给惯坏了。每天下班回家,小豚到家后两猪娃都安安静静的,可我一回家,老远就听见他俩的尖叫声,像是几辈子没见面或者几辈子没吃饭的样子。每天早上也是这样,我一起床,他们就大叫着讨吃。小豚抱怨了几次吵着他睡不好,但后来也就不说了。

人老了可能也就多愁善感了,总感觉和这两猪娃之间存在着某些心有灵犀一点通的东西。不管是真实存在还是自己臆想也好,这种感觉挺好,我很喜欢。

posted @ 19-07-09 06:55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500彩时时彩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